懒咸废

oscr/信云/mft 等…。(

[速度松]我们仍未知道那次速度夫夫为何(又)吵架

*甜的,短极

*极限一小时产物,关键词:道歉 (玩偶)熊 挑战

*CP速度(おそチョロ)无误

祝食用愉快w下收↓


又是一天的晚餐时间,虽说六子都是围在一张桌子吃饭的,但比起往日的愉悦的气氛,现在连空气都好像要凝结起来。这让四颗松觉得十分可怕。剩下的两颗自然就是松野家的长男跟三男。
末子椴松终于忍不住了,他放下了筷子跟饭碗,开口道:“我说小松哥哥啊,你跟轻松哥哥到底怎么了啊。平时你们不是很恩爱的吗,冷战好几天了这都。”
“……”
“……”
两个当事人的沉默让椴松觉得尴尬症要发作,不,要爆发。
“你们倒是说点什么啊?!搞得这几天家里跟冷藏室一样!就连睡觉的位置都故意换到隔得最远的两边去了!发生什么了到底!”椴松直接拍案而起,表达了作为为数不多有着正常思维的人之一的愤怒。作为全家吐槽担当第三的椴松在两人吵架的时候也算是蛮辛苦的了。
空松见状跟着放下了碗,“布拉砸们不如将heart比heart,各退一步好好地向对方表达华丽的真挚歉意……”
“空松哥哥请正常地说话谢谢。”椴松面无表情地丢了这句话给他,虽然空松说话的方式有点痛,但他这次说得毕竟蛮中肯,椴松就勉强让他说了个大概再打断。
接着小松也沉默地搁下了碗,慢慢地站起身,看不见他脸上的表情。许久,他缓缓地说:
“…轻松,你待会到房间里来一下。”
被点名的轻松仿佛没有听见的样子,继续埋头吃饭,没有在意小松的离开。

我为什么要理那个智障。轻松内心有点嫌弃地想了,但最后他还是擦了擦手上洗完碗之后留下的水,抬腿上了楼。
“唰”地,房门被来人干脆地拉开,力度之大似乎表达了他的不满。轻松抱着手臂没好气地冲坐在榻榻米上的那人说道:“有屁快放。”
小松变魔术一样拿出了一只毛绒绒的棕色玩偶熊,它的脖子上还系着一条绿色的丝带,在前面打了个漂亮的蝴蝶结。
“阿轻——是我错了,你就别生气了嘛。”小松讨好一样地说。
看着那人灿烂的笑容,轻松瞬间就没了脾气,脸甚至还有点红。“勉强…就只是看在熊的份上原谅你而已…”
小松惊喜得一下子上去抱住了轻松,把头抵在他的肩膀上,“阿轻,我很不安…我多害怕你就这样不理我了。”他说得越来越轻,像是无法承受那样的后果般抱紧了怀里的人,那是他的宝物。
突然被抱住的轻松有些僵硬,本想要发作,但听到小松似失而复得的温柔话语之后也只好默默地回抱住他,安抚似的拍拍他的背。
原来自己忘记了,这个家伙可是很害怕寂寞的啊。突然间有些自责的心情蔓延在轻松的心底。
“小松哥哥。…我爱你。”说完之后的轻松感觉自己的脸就像火烧一样。
“我也爱你,阿轻。”小松放松了怀抱直直地看着他的眼睛,说的很坚定,“那么,来做吧。”后半句说得也很坚定。
闻言轻松推开了他,站了起来,平静地说:
“不行,包括接下来的三个星期。sex禁止。”
“唉唉唉不是说原谅我了吗?!阿轻——————”
“原谅那只是看在熊的份上…。撒娇也没用,你自找的。”
居高临下地看着快要哭出来还在地上不停打滚的小松,轻松觉得心情大好了起来,习惯性下垂的嘴角也上扬了几分。

虽然说禁止sex,不过粘粘腻腻的日常可是放行的喔。

FIN


以下是并没什么用的内心。
要问为了什么的话,为了秀(不)。不要问我挑战哪呢,挑战就是对小松的sex禁止。x不过,重点是我的天啦。我居然能交了!!能!!!交了!!!哈哈哈哈哈去你的惩罚哈哈哈哈哈哈一方h戏什么的再见哈哈哈哈哈哈哈哈速度大法好!!!!老夫老妻赛高!!!

评论

热度(3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