懒咸废

oscr/信云/mft 等…。(

庞统自戏。

 

   蓝色的传送光芒散去,视野重获,透白色的雾气屏障之后便是自家水晶,偏过头去扫视了一番队友,唯一


送个号 安卓冬之雪 需要华为帐号
阴阳师28级 有个五星的狗子和没练的阎魔
想要的话私戳我就可以了 占tag抱歉。

悄悄地 丢一张国民香… 十析太太画的香超可爱——于是糊了瞎几把糊了一张
……。原paro翻不太出来不知道有没有糊错…x

没了貂蝉的一只废乔…寻一寻这个帅气的嘟嘟!!(比心

[速度松]我们仍未知道那次速度夫夫为何(又)吵架

*甜的,短极

*极限一小时产物,关键词:道歉 (玩偶)熊 挑战

*CP速度(おそチョロ)无误

祝食用愉快w下收↓


又是一天的晚餐时间,虽说六子都是围在一张桌子吃饭的,但比起往日的愉悦的气氛,现在连空气都好像要凝结起来。这让四颗松觉得十分可怕。剩下的两颗自然就是松野家的长男跟三男。
末子椴松终于忍不住了,他放下了筷子跟饭碗,开口道:“我说小松哥哥啊,你跟轻松哥哥到底怎么了啊。平时你们不是很恩爱的吗,冷战好几天了这都。”
“……”
“……”
两个当事人的沉默让椴松觉得尴尬症要发作,不,要爆发。
“你们倒是说点什么啊?!搞得这几天家里跟冷藏室一样!就连睡觉的位置都故意换到隔得最远的两边去了!发生什么了到底!”椴松直接拍案而起,表达了作为为数不多有着正常思维的人之一的愤怒。作为全家吐槽担当第三的椴松在两人吵架的时候也算是蛮辛苦的了。
空松见状跟着放下了碗,“布拉砸们不如将heart比heart,各退一步好好地向对方表达华丽的真挚歉意……”
“空松哥哥请正常地说话谢谢。”椴松面无表情地丢了这句话给他,虽然空松说话的方式有点痛,但他这次说得毕竟蛮中肯,椴松就勉强让他说了个大概再打断。
接着小松也沉默地搁下了碗,慢慢地站起身,看不见他脸上的表情。许久,他缓缓地说:
“…轻松,你待会到房间里来一下。”
被点名的轻松仿佛没有听见的样子,继续埋头吃饭,没有在意小松的离开。

我为什么要理那个智障。轻松内心有点嫌弃地想了,但最后他还是擦了擦手上洗完碗之后留下的水,抬腿上了楼。
“唰”地,房门被来人干脆地拉开,力度之大似乎表达了他的不满。轻松抱着手臂没好气地冲坐在榻榻米上的那人说道:“有屁快放。”
小松变魔术一样拿出了一只毛绒绒的棕色玩偶熊,它的脖子上还系着一条绿色的丝带,在前面打了个漂亮的蝴蝶结。
“阿轻——是我错了,你就别生气了嘛。”小松讨好一样地说。
看着那人灿烂的笑容,轻松瞬间就没了脾气,脸甚至还有点红。“勉强…就只是看在熊的份上原谅你而已…”
小松惊喜得一下子上去抱住了轻松,把头抵在他的肩膀上,“阿轻,我很不安…我多害怕你就这样不理我了。”他说得越来越轻,像是无法承受那样的后果般抱紧了怀里的人,那是他的宝物。
突然被抱住的轻松有些僵硬,本想要发作,但听到小松似失而复得的温柔话语之后也只好默默地回抱住他,安抚似的拍拍他的背。
原来自己忘记了,这个家伙可是很害怕寂寞的啊。突然间有些自责的心情蔓延在轻松的心底。
“小松哥哥。…我爱你。”说完之后的轻松感觉自己的脸就像火烧一样。
“我也爱你,阿轻。”小松放松了怀抱直直地看着他的眼睛,说的很坚定,“那么,来做吧。”后半句说得也很坚定。
闻言轻松推开了他,站了起来,平静地说:
“不行,包括接下来的三个星期。sex禁止。”
“唉唉唉不是说原谅我了吗?!阿轻——————”
“原谅那只是看在熊的份上…。撒娇也没用,你自找的。”
居高临下地看着快要哭出来还在地上不停打滚的小松,轻松觉得心情大好了起来,习惯性下垂的嘴角也上扬了几分。

虽然说禁止sex,不过粘粘腻腻的日常可是放行的喔。

FIN


以下是并没什么用的内心。
要问为了什么的话,为了秀(不)。不要问我挑战哪呢,挑战就是对小松的sex禁止。x不过,重点是我的天啦。我居然能交了!!能!!!交了!!!哈哈哈哈哈去你的惩罚哈哈哈哈哈哈一方h戏什么的再见哈哈哈哈哈哈哈哈速度大法好!!!!老夫老妻赛高!!!

【mafutin】水蜜桃味的糖

*水蜜桃味的。糖。
*cp:mafutin(まふティン)
*深夜脑洞
*短短短
*kiss有
*私设有
*ooc有
*勿带三

以上,能接受的话请愉悦地——

    mafumafu喜欢吃水蜜桃。以及水蜜桃口味的东西。akatin也是。
    两个人唱歌时声音的相性,只有对方懂的语言。
    他们总是这样,默契得就像老夫老妻。
    事实上,他们的确是。
    老夫老妻。→
→→→→→→→→→→→→→→→→→→→→→→(^Д^)稍微分割一下→→→→→→→→→→→
    一只白皙的手触上了冰冷的门把,随即娴熟地握住,旋转。

    “我回来啦——”白发的青年打开门,呼出的白气消散在屋子里柔和温暖的光线之中。

    墙上“嗒、嗒”转动着的挂钟,衬托着这片寂静。

    无人应答。

    但从壁炉边,传来微弱的呼吸声,若有若无。

    白发青年mafumafu走近壁炉边,他的恋人akatin正裹在暖厚的棉被里,在一张藤椅上睡熟了。火焰发出橘红色的光,为睡熟的人镀上一层温暖的颜色,他的头发比壁炉中跳动的火焰更耀眼,却不突兀,是那种热情的红,像他的性格,与火光交融。

   mafu轻轻地皱了皱眉,无奈的语气中却透露着十足的宠溺:“真是的……不是说过要加班不要等我的吗,蠢tin。会着凉的啊。”话是这么说,但放轻的声音出卖了主人并不太想打扰眼前人美梦的意愿。

   微弱却平稳的呼吸中,似乎透出了些许糖果的甜腻香气。

   “……水蜜桃?”嗅到这香气的mafu立刻分辨了出来,那是他最喜欢的味道——来源是——

   睡熟的akatin。

    mafu顿时有了想吃豆腐的念头:这样的话如果不小心弄醒了tin,就能让他回床睡,免得着凉了是吧。
  
    有了这个正当的理由之后,mafu的想法便落实为了行动——

    俯身贴上对方的唇,灵巧的舌头侵入他温热的口腔,掠夺着残余的水蜜桃糖留下甜腻,又缠上对方的舌头,邀请着他与他共舞,屋子里响着色情的水声。

    mafu沉浸于这个吻中,以至于他醒来也没有察觉。

    akatin睁开眼睛,赫然发现自家恋人池面的脸近在眼前,接着,他反应了过来,主动回应着mafu的吻。

    两人又缠绵了一会后,才恋恋不舍地分开。

    “mafu你居然偷袭——!!”akatin红着脸说道。

    “啊咧啊咧,明明是tin先诱惑我的哦——”mafu笑着说道。

    “哪、哪有!”akatin扭过头。

    mafu举起手里的糖纸,脸上的笑意更深了:“这个,可是从tin的口袋里拿出来的哟?”

    akatin有些慌乱地说:“呜啊什么时候——”

    “就在刚才,kiss的时候。好啦,”mafu公主抱起akatin,“回房去睡吧?”

    “……不继续吗……”akatin的声音小得几乎听不见。

    mafu愣了一下,看着怀里人通红的耳根,随即,脸上绽开一个温柔的笑容。

                                                                                                                                                      ——Fin.

[天啊上面都是啥啊啊啊!!!(捂脸)虽然是糖但是是不是太渣了啊啊啊码完根本不敢看otz虽然没有赶上1111有点可惜,但也还是希望能治愈一下一起萌着mafutin的大家!之所以设定是水蜜桃味不是草莓味是因为感觉草莓味是不是太多太少女了一点于是换成了我比较吃的水蜜桃www(bushi)虽然渣但也算是粮对吧!←这么想着就厚着脸皮放上来了!总之感谢看到这里的你!!(土下座)]

   

  

   
   
   

【mafutin】占tag抱歉/关于自己很久之前的脑洞先mark一下等以后有文力了再。

        唔好久之前的脑洞乐,终于有了想要写出来的念头了呜啊;u  ;那么先大概把骨架记录下来吧,大概是

       【某天在读大学的akatin被他的基友们神秘兮兮地拉回了自己的宿舍,那种认真又凝重的神情让这只aka-熊孩子-tin不明觉厉。然而真相却只是一群想要作死但硬要拉上小伙伴的怂逼们暗搓搓地计划着玩[笔仙]这种老掉牙的游戏。最后因为[一次召唤可能来的不止一只笔仙]的这条看脸的潜在事件,幸运E的akatin默默地为那群就图个刺激完事就跑的不负责任的基友们收拾了烂摊子,把笔仙送了回去。尽管遵循着[因为是很重要的事情所以要做三遍]的原则送了三次,不过因为是幸运E嘛,这次的召唤一不小心就请来了四只笔仙哟w——那么——不知道为什么——也许是剧情需要——刚好没有被送走的那第四只笔仙——这间宿舍的原主人——mafumafu大魔法师——参上!!!www】
     
[一部分正文?:
        ……
        “噫居然不是一群人暗搓搓地计划要如何毁灭这个无聊的世界差评!”Akatin高涨的热情瞬间就像往烧开的水壶里丢好几块冰一样冷却了好几分。
        基友们笑着对他说:“那都是什么跟什么啦tin你的脑洞开得太大啦www”“有中二病的设定混进去了啊tin桑!”……
        一番日常的撕逼(x并不是)之后,Akatin对于召唤笔仙这个决定倒也不知道为何来了兴致,后来mafu问起原因的时候,他想,大概是跟他们一样,想要让自己这段无聊的大学生活更加地充实一些吧。
        回到现在。Akatin搔了搔自己红色的头发,“好吧好吧,古人云:‘偶尔作作死有益身心健康’(x并没有),那么老夫就勉为其难地加入你们吧!但是在那之前——话说为什么要在我的宿舍玩啦?!”
       “唉说到这个吗,这可是我们精打细算(?)之后做出的决定啦www谁让tin桑你的宿舍是单人宿舍呢www”
       啊(又)是这个原因吗。说起来刚进这所大学的时候,也许是安排宿舍的那个老师眼癌晚期吧,居然在编排的时候看漏了他的名字,导致确定下来的时候才发现还有一个人没有宿舍。当时Akatin的心情秒秒钟是崩溃的。校方知道之后表示十分抱歉,但是因为都确定下来了所以没有办法重新编排,犹豫再三之后,只好把他安排到了远离社会(划掉)学校的后山上的一间小房子里,作为补偿,学校允许他上课迟到或是旷课,但是期末考试也还是得达到指定分数才能毕业——虽然一点都不划算但是,Akatin,单人宿舍get√(bushi)
        “啊tin桑的单人宿舍真是方便呢可以尽情地做各♂种♂各♂样的事情也没有人知道。”
        “并且听说这里也是宿舍但是因为曾经闹过鬼所以才废弃了呢。在闹过鬼的房子里玩笔仙什么的想想就带感www”
        ……
                                                                                                                              ——TBC]